實時滾動新聞

曾經,P2P是金融行業的“寵兒”,如今卻像是個“棄兒”

2019-07-18    中國質量萬里行    文/姜子塵    點擊:

  其實在寫這個題目的時候,突然在我的老海里想起了風水這么個詞兒,在中國人心里,似乎都會想到風水輪流轉,說不準啥時候就走了,所以便就有了禍兮福所倚,福兮禍所伏這句話來。其實在此之前,就已經寫過關于網貸的文章——面對眾多網貸平臺,等待他們的后路便就是轉型。

  仔細想來似乎還真的是這么回事兒,不光是人,行業也是這樣,一個行業不可能一會都會好下去,尤其是與互聯網相關聯的行業,更是如此,如此快速的互聯網,似乎讓金融這個行業加上了一對翅膀,來也匆匆去也匆匆。很多人都說,大潮退去,便就知道誰是在裸泳。

  如今“永夜將至,凜冬來臨”,作為一個一直都在關注的閑散人來說,多多少少還是能夠體會到行業目前面臨的窘境,心情比較復雜:風光的時候,P2P行業可以說是萬眾矚目、萬人參與;暗淡的時候,這個行業成了“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”。而經歷這種高光與低谷,僅僅只是一年的時光。

  早在17年之前,在金融行業當中,呈現井噴趨勢的P2P,引來了各個行業的布局,似乎每個人都想在這一行業當中分到一杯羹,以至于對于外人來說:是不是人的都來干了。不管什么行業,不管干什么的,都將手頭上的資金往p2p聚集,開始做P2P。

  據筆者了解到,在2014年,一家P2P的實際控制人跑路,給出借人帶來了巨大的損失。這個實際控制人是干建筑起家的,發現P2P這個東西來錢快、圈錢快,千方百計的在金融機構借不到錢,不如干這個P2P來圈錢,圈一把跑路。

  這樣的例子并不在少數,欠缺監管,在草莽時代的P2P也并不是簡單的發展。在一定時期,P2P是行業公司的寵兒。

  網貸——金融平臺的一個進錢敞口

  從傳統金融業務上來講,都可以這樣來表述,但凡是跟金融相關的機構都會貸借相等的定律,或者說是貸出與借入是個循環,有進有出,中間商便就是金融產品的平臺。或許,會計從業者其實對此有很深入的體會:有借必有貸,借貸必相等。

  所以,當一個主要做金融業務的企業或者集團,需要一個穩定的“進水口”。之前,滿大街都是各式各樣強大的金融公司或者是強大的集團,有些P2P也是拿著這些公司或者機構的背景做宣傳,為什么會這樣?答案只有一個,只有讓這些“金主”做后盾才能讓出借人覺得放心,讓出借人覺得自己的集團強大,自己的品牌過硬,更多的是有強大的“儲備金”,給人一種專業的印象還有就是安全。我們平臺背后的公司主要是做金融的,布局了很多金融產業,成了常用的宣傳口號。

  尤其是在野蠻生長時期的線下理財,更是打出了“金融集團”的招牌。說到底還是為了通過金融這兩個字來宣傳和擴大自己的影響力,讓人覺得自己專業。實際上,卻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,所謂的這種“金控公司”、“金融集團”,就跟“野雞大學”是一樣的,沒有任何金融許可,也沒有經過監管部門的批準。

  從品牌上先給自己樹立一桿大旗。但是對于很多“金主”而言,正好也需要P2P來作為進錢的敞口。

  很多的民營金控或者互聯網公司起家的金控集團,確實在業務上布局了金融業務。比如,旗下有小貸公司、融資租賃公司、保理公司等。這種類型的金控公司常見于地方性國資背景成了的金控公司,或者是一些民營企業,通過實業起家,然后布局的類金融業務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這些金融控股公司(以下簡稱金控)所從事的業務都是類金融業務。科普一下:小貸牌照雖然是央行最終核發,但是只具有一半的金融功能,嚴格意義上不算金融機構(但凡金融機構,基本上都能吸資金)。而融資租賃、保理業務也是類金融業務,之前的租賃公司的管轄并不在銀保監的范圍之內(現在已經納入監管,后續會修訂出臺相應政策)。所以,這些金控所屬的公司,也并非完全意義上的金融機構。

  今年2019年7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(征求意見稿),從《意見稿》中我們能夠看到,金控公司作為母公司,只能進行股權投資管理,并且實際控制兩家不同的金融機構。

  那么那些是金融機構呢,我們從《意見稿》的第二條很清楚的看到,金融機構的定義為:

  (一)商業銀行(不含村鎮銀行)、金融租賃公司。

  (二)信托公司。

  (三)金融資產管理公司。

  (四)證券公司、基金管理公司、期貨公司。

  (五)人身保險公司、財產保險公司、再保險公司、保險資產管理公司。

  (六)金融管理部門認定的其他金融機構。

  所以,金控征求意見稿已經給金控公司下了定義,這樣的從法律法規中定義的概念也讓這些“野雞金控”現出了原型。

  從事小貸、保理、租賃的金控公司,可以發現一個非常明確的特點。他們的這些業務都是“放款端”業務,只能放錢,不能“吸錢”。開篇我們提到了,得有進有出,不能光出不進,怎么辦?那只能開個進錢的口子,所以p2p便就出來了。

  一針見血的說,這就是自融。

  當初P2P很受歡迎,很多的金控都去布局P2P,就是為了能夠甩出自己的資產,吸引出借人的資金進來,從而進行內循環。然而好景不長,自2016年8月24日發布了關于P2P的監管政策以來,借助“收益權自融”這條路明顯行不通了,于是P2P逐漸成了“棄兒”。

  我小時看過一個電視劇,里面有一首歌,其中的歌詞至今印象深刻:美麗的西雙版納,留不住我的爸爸,上海那么大,卻沒有我的家。現在的P2P現狀似乎就有些像歌詞唱的那樣:“集團那么大,卻沒有我的家。”

  從2018年開始,由于國家對行業的管制不斷加強,P2P的風險集中暴露之后,很多金控集團——尤其是國資為背景的P2P——背后的金融機構開始集中“甩鍋”。生怕這個風險大的牌子給自己惹上麻煩、生怕P2P的風險轉嫁到自己身上,也生怕出現問題的P2P的不理性的投資者找自己的集團鬧事。

  自己樹立起來的那面光鮮亮麗的墻,卻在“永夜”的時候第一個丟棄。

  人都說,在這片江湖上,仁義是首當其沖的,然而,不知何時,利益卻成了第一要素,說的通俗一點,當初樹立p2p這面墻的時候,給你無限風光,充分布局,得到了很多互聯網上的諸多資源與好處,甚至能拿著自己集團做宣傳。想如今,大潮退去,卸磨殺驢,只給行業、出借人留下一地雞毛。

  面對行業疲憊,國家出臺的網貸備案政策卻一直沒有得到一個實錘。但是,從今年年初到現在所出臺的政策來看,網貸平臺、P2P就算是能夠備案,也是門檻較高、成本較大的。說白了,以后的P2P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玩的。行業里面有不少觀點認為,大型的金控公司,或者具備實力的互聯網企業進場布局,以他們的實力,收購或者聯合收購幾家P2P綽綽有余。這樣以來,P2P還是能夠算在金控公司的主體之下,且還是能夠有一定的名分。

  然而,金控征求意見稿,讓著僅存的希望破滅了。未來想做金控,金控母公司必須控制的是金融機構,P2P未來不會給金融牌照。雖然近期京東收購P2P平臺易匯利網貸,再次給整個行業燃起了希望。但是,受到金控政策的嚴管、網貸備案不明確的情況下,收購這家平臺意義還大嗎?已經更名為“京東數科”的“京東金融”,還能夠在金融上有所建樹嗎?

  政策、行業、市場讓曾經紅極一時的P2P跌落到了冰點,也讓曾經金光燦燦的“金控公司”黯然無光。被“拋棄”的P2P,被嚴管的金控公司,誰又是寵兒,誰又是棄兒?或許,就目前來說只能丟給時間、市場。

中國質量萬里行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
Copyright © 2002 -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
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     京ICP備13012862號
摔角传奇返水
江西多乐彩11选5前3直选图 56足球比分网 今天股票行情大盘 下载真人麻将 河北快三开奖公告 吉祥棋牌长春麻将免费下载 西甲最新积分榜 安徽乐乐麻将诀窍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网 湖北30选5开奖结 江苏体彩7位数官网 四不像必中一肖动物图 湖北快3今天开奖公告 3d试机号 东北麻将规则 云南11远5开奖结果